新开发银行副行长:新兴国家将会在政治体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11月11日至15日,第二十二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将在深圳举行。本届高交会以“科技改变生活、创新驱动发展”为主题,总展览面积超过14万平方米,有3000多家海内外展商、近万个项目参展,各项活动将超过140场。新开发银行(金砖银行)副行长莱斯利·马斯多普出席并演讲。

莱斯利·马斯多普表示,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新兴市场其实能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能够为全球金融基础设施和经济架构作出贡献。还是回到1944年当世界银行成立的时候,新开发银行其实是基于一个政治体系来打造的,在当时我们希望以当时的时代背景做世界银行的成立,而且在未来新兴国家将会在政治体系当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这也是未来要利用好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

莱斯利·马斯多普: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邀请我来参加今天的论坛。对于刚才侯会长谈到的基础设施的重要性这块,我是完全赞同的,这也是我今天想在报告当中来谈的一点。

首先我想先谈一谈新开发银行,我们先回到1944年二战的时候,世界银行成立了,世界银行成立的目的就是要重建欧洲来应对二战对欧洲带来的摧毁性的后果。所以在当时欧洲经历了非常困难的保护主义以及大陆之间的经济发展极具不平衡的困境。在1944年世界银行成立之初,世贸组织,包括IMF也应运而生,这些机构在后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推动了全球的繁荣发展,其实也是对1944年以来的40多年全球化的发展作出了极大贡献。但是绝大部分这些机构只是反映出当时那个时代所谓世界力量的平衡局面。大家都知道在过去40年当中,其中全球化发展最明显的一个趋势就是新兴国家的发展,中国成为了新兴国家发展的代表,像印度、巴西、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也是很好的新兴国家代表。所以新兴国家的发展需要新的资助,这就为什么形成了所谓的金砖国家,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和南非。2014年,这些国家的元首决定要成立一个新的银行,2015年很荣幸受南非政府的邀请正式成立了新开发银行,前身叫金砖银行。 我们现在的总资产是550亿美元,我们在基础设施投资,尤其是金砖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方面扮演巨大的作用,而且银行也在不断扩展会员国,从之前的5个国家拓展到其他的新兴国家。

我们知道在中国上海临港区有一个新能源的项目,而且我们现在也在北京在建的大兴银行当中也有投资,而且在深圳的智慧城市项目当中也有投资。银行成立之初就是希望和各国现有的财政政策相辅相成,能够让基础设施,尤其会智慧基础设施、绿色基础设施的发展更为顺畅。

谈完银行之后,接下来我想谈谈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毫无疑问新冠肺炎疫情其实已经改变了整个世界,就拿深圳来说,深圳所处的位置非常优越,因为深圳的价值链已经是往数字化方向转移了,所以对于很多分析师、评论家来说,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就是大规模数字化的转型,数字化转型可以说是我们所学到的最大的一点。在过去40年当中,如果我们看新冠肺炎之前40年数字化的发展和现在一年的发展形成鲜明的对比。所以我们对数字化的发展做了很大的投入,明年我们对于数字化投资的资本池将会扩大,也将会在这个领域做更大的投入,包括智慧城市、绿色环保和数字化。

还有一个令我们反思的一点,世界之前是面临过这样的挑战的,我们在危机来临之时必须要反省,比如一战、二战,其实每一个时期世界都会经历一个巨大的经济政策的变化。现在很危险的是世界有些国家出现了保护主义的抬头,所以我们强烈呼吁我们一定要加强全球合作,一定要更具开放性,而且对于我们之前要坚守的一些开放性的经济政策要继续推行。

当然,我们也学到了很多经验,世界在不断发展时,我们面临的另外一个挑战就是气候危机,所以很重要的是我们要让城市,包括在新兴国家,中国、印度和其他一些污染性比较重的城市一定要进行转型。所以对于新兴国家来说一定要开始我们的转型,转向低碳更环保的社会经济,这也是我们新开发银行在后续投资的时候最核心的一个关键立足点。

接下来我想谈一谈今天我想谈的最主要的话题,那就是金融和资本市场的开放,尤其是中国的金融和资本市场的开放。在1978年邓小平先生正式开始了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也带来了中国未来40年的蓬勃发展。虽然说中国经济发展非常迅速,而且和40年前相比已经有了上百倍的增长,但是从金融和资本市场来看这个市场还是相对闭塞的。所以对于我们国外的朋友来到中国的时候观察到98%的银行债券市场其实都是国内市场,这就意味着只有2%的债券市场或者是资本市场是有海外银行和金融机构参与。我们看一下零售银行、资产管理、对冲基金等,海外机构在这块的份额还是很少,换而言之中国这块的潜力和市场非常巨大,这也是未来金融和资本市场改革很重要的一点。

中国政府希望做人民币国际化的推动,也希望把人民币作为未来世界交易和贸易当中很重要的货币。如果中国想要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话,如果没有加快我们在国内金融和资本市场开放的话其实是做不到的。现在有大量的金融和资本流向是流到中国,使得中国这个市场的流动性是非常充足的,要做到这点就必须要充分开放。另外也要有一个高质量的信用风险分析机制,五年前我来中国的时候,我们谈的是很多债券的债券方都是AAA、AA的评级,但是对于借贷方和发贷方在借贷关系中,很多元素在评级的时候是缺失的。像穆迪、标准普尔这些机构在做评级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些金融机构国内合作伙伴的质量。所以对于评级的质量和最后的结果,可能并不能够完整地反映出这个资本市场或债券市场的质量和水平,所以换而言之我们应该更多考虑各方的质量和资质。中国如果要在金融市场有所突破的话,一定要有更加明显的、更加大胆进步的发展。

还有另外一个机遇我们不应该忘记,那就是低碳和绿色经济。这个领域中国是可以扮演领军者角色的,而且在9月份的时候习近平主席宣布了中国将会在2022年完全实现碳中和。我认为这样一个掷地有声的承诺,可以说是之前从未听到过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将会为中国政府后续的工作带来非常重大的影响。这也意味着我们在“十四五”规划中会看到更多的工作会关注实现在2060年零碳的目标,也将会更多的中国企业参与其中。这一承诺也能够让更多的企业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在减排实现零碳的过程中需要做什么,其实也是助推了绿色环保经济和绿色环保技术的使用。根据预测,这样一个绿色经济的市场将会变得更加开放。

最后我想再提两点,第一,新冠肺炎疫情反映出来的问题,那就是经济模式其实是有很多的脆弱性的,新冠肺炎疫情其实已经暴露出了不同新兴国家经济发展的质量、内涵和底蕴,现在有数十亿的儿童没有办法上学,就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儿童不能上学,尤其是新兴国家的儿童没办法用数字化的方式,有平板和电脑来实现远程学习,没有这样的条件。我们看到经济模式其实是驱动着现在经济体系的发展,所以很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希望要实现更好的平等性,在经济模式的设计当中一定要考虑这一点。第二,其实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新兴市场其实能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能够为全球金融基础设施和经济架构作出贡献。还是回到1944年当世界银行成立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基于一个政治体系来打造的,在当时我们希望以当时的时代背景做世界银行的成立,而且在未来新兴国家将会在政治体系当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这也是未来要利用好的,谢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